叶砸

是半吊子文手
自带冷圈属性
非常喜欢助词桑的女学生侦探系列!【终极冷坑 头像就是可爱女侦探
超智能足球吃简迅/迅菲 比较杂食x
非常乐意同好来找我玩鸭!企鹅1326142524

[超智能足球/迅菲]七夕

    想不到起什么题目orz    
     注:1.主迅菲,微量花猫
              2.灵感来源是空间看到的说说哈哈哈哈哈x就觉得很合适
     
“留言第几组第几个,我去向ta发一条‘七夕我们一起过’”动动手指,高迅把这条动态发了出去。
      七夕到了,花王那小子当然不放过任何一个秀恩爱的机会,迫不及待地在空间发了跟猫猫的合照。
      高迅当即不爽了,在下面留言了一句“秀恩爱死得快”
      然后差点没能活着熬过猫猫的仙人掌刺身。
      “要我看,高迅你就是嫉妒我七夕有人陪,不像你连个女朋友的影儿都没有,活该单身一辈子。”花王休闲地翘着二郎腿看着高迅被猫猫揍。“可惜了人家苏菲这么主动。”
       “我这不是想不到办法嘛。”高迅无奈地挠挠头。自从赤足夺得世界冠军之后,他们的生活也都回复了日常。和苏菲依然保持着联络,不过目前看来仍然是普普通通的朋友关系,他实在不知道如何开口表达自己的心意。
     ——事实上他一直非常被动,在与苏菲的交流中经常过不了几句就会面红耳赤,语无伦次。苏菲倒是不介意什么,仍是大大方方。他有时候也会奇怪,在超智能足球的赛场上经历了多少大风大浪都能冷静理智地解决,为什么她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能让他乱了阵脚。
      “哥们给你支个招儿。”花王神神秘秘凑过来,“保准有效。”
         于是高迅半信半疑的发出了这条说说。不试白不试,他这样安慰自己。
        手机振动了一下,是花王的留言:“第一组第一个XD”这小子助攻倒蛮积极,高迅苦笑。不过总算有了找她说这句话的正当理由,蛮开心的。
       忐忑地点开“特别关心”这个分组,苏菲的头像亮着。他点开对话框。
      打字,又删掉。打字,又删掉。
      “...我怎么那么怂啊啊啊啊!!!”第n次删掉了准备发出去的话,高迅愤恨地趴桌不起。“哎真是的,你不行我来!”花王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抢过高迅的手机,飞快地编辑发送。
      “花王你个魂淡!”反应过来的高迅立马从花王手里抢回了自己的手机,正想撤回的时候,“滴滴滴”苏菲秒回的消息显示在屏幕上
      “好啊´・ᴗ・`”
        苏菲你发颜表情简直是犯规!高迅在心里咆哮。等等她好像说了答应我??
        于是今天的空间又多了一分恋爱的酸臭味呢XD

[久ひば]樱花

    樱花开了。
    走在神田神保町的路上,云雀抬起头,望着浅粉色的花瓣层层叠叠。有顽皮的小孩摇动樱花树,于是花瓣就纷纷扬扬落下来,空气里似乎也染上了粉色,带着春天独有的浪漫气息。
      “樱花不是在春天开放,而是在春天凋零。”脑子里突然跳出了先生的这句话。樱花是樱树所作的梦境,直到凋零,它们也未曾见过春季。想起自己第一次听到先生这个悲伤的理论,赏花季带来的喜悦就瞬间变了个味,悲伤了起来。
     不过终于放假了呀——她伸了个懒腰,这次的假期也有一大半会在先生的家里度过,这正是她迫切需要的。先生最近的异常行为让她愈发担心,她多次询问,甚至使出了以咖啡威逼利诱的绝招,先生本人却一直用一句“没事”敷衍过去,实在被逼急了就会甩下一句“这不是医生能解决的问题。”“真是来气...”她小声嘟囔,发誓一定要抓紧假期这个调查的唯一机会。
       要拿出不破解谜题不罢休的精神!她在心里为自己打气。
       礼貌性地敲响了洋馆的门然后走了进去。推开书房的门,先生翘着二郎腿专注地盯着书页。春日的阳光带着暖意在书桌上跳动,一定程度上掩盖了先生苍白的脸色。“假期已经开始了,以后没什么事的话我每天都会过来造访的!”“那我宁可你天天有事干了。”洋溢着的热情被泼下了一盆冷水,意料之中。“先生好冷漠!”云雀不满的鼓起腮帮子。“总是是这个差劲的态度。”“先生脸上一副“你真是不自量力”的表情,放下了书。“你认为我的身体状态只要你天天来这里转一圈才能解决?”
     “...!”目的被瞬间识破了,云雀的脸刷一下变得通红,啊啊...脚下快点出现一个地缝吧。
       “所以说你就不要再纠...”先生的话还绕在嘴边没说出口便被打断。“先生总是那么自私!”云雀带着哭腔喊了出来,因为激动而溢出的泪花浸满了眼眶。先生愣住了。“说着这不是医生可以解决的问题,自己却又不肯跟我说明原因,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我真的很害怕失去先生,一直以来在侦探这条磕磕绊绊的路上,我很幸运总有先生保护着我。所以我很希望我能够帮上先生,先生能够...能够偶尔依靠我!”一口气吼出了出憋在心底里很久的话,云雀双手捂脸哭了起来。
       这回糗大了...快点停住眼泪啊!她的理智告诉自己。可是,越想控制住自己,眼泪就愈发不受控制的涌出眼眶。
      她听到了椅子扭动的声音,紧接着,她触到了先生坚实的胸膛,带着成熟男性特有的安心气息。“想要报复我的话把眼泪鼻涕都抹在衣服上面也没关系。”先生宽大的手掌安抚式地一下一下拍着云雀的背。“...这样的安抚方式,先生还当我是小孩子吗”云雀把头埋在先生的胸膛里闷闷地说。心脏疯狂的跳动着,血液冲上脸部,火辣辣的烫。
      太狡猾了啊,先生。
      她听到头顶上的叹气声“云雀真的想要帮我吗?”
       “当然了!为了先生上刀山下火海我也在所不辞!”云雀立马抬起一把鼻涕一把泪像只大花猫的脸。“我真的能帮上忙吗?”
        “不要说那些听起来很蠢的话,这是只有云雀才能治好的病喔。”先生刮了刮她的鼻子,递过来一张纸巾。“先擦擦眼泪。”
      云雀接过纸巾擦拭眼泪,视野因为纸巾的遮挡完全看不见东西。“那就拜托你了。”似乎听见先生说了这句话。紧接着唇上落下陌生的触感,同样的柔软相交叠。完全没有心理准备,云雀的脑子里响起了什么轰然崩塌的声音,脑子里一片空白。直到那份触感离开了,她还呆呆的站在原地,不能思考。
      “好啦,现在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云雀也不必为我担心了。”先生拍了拍云雀的头。“......”云雀想开口说话,却都堵塞在喉咙里,最后只憋出来一句“为什么?”“还不明白吗,真是反射弧长得不行的家伙。”先生从书桌上掂起一片樱花花瓣,嘴角带着笑意“这个可不是从窗外飘进来的喔。”
      “...!”她恍然大悟,脸又一下子羞得通红。
        原来是这样啊,先生隐藏的情感。
        不过...太好了。
        因为相同的情感终于得到了回应。
        街道上,樱花盛开。
        fin.
       一口气写个爽的产物(。

[久ひば]樱花

注:花吐症au
       是女探的第一次产出,不知道有没有ooc【惭愧
   久堂莲真现在的状态很不好。
   已经是凌晨了,他还在整理灵感,凌乱的稿纸东一张西一张铺了满桌。要是云雀看到的话肯定会过来劝说“熬夜对身体不好”云云,然后他就会呛回去“是云雀说的截稿日快到了吧?”
   “那都是因为先生老是喜欢拖到最后,不要把锅推给我啊——”她肯定会这样回复吧,加上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
     “咖啡...”作为咖啡狂魔现在起了喝咖啡的念头,可惜她并不在这里。她总是会很敏锐的察觉他什么时候想喝咖啡,然后磨好一杯送到他跟前。“我对先生想喝咖啡的表现简直了如指掌喔!”她曾经这样得意地说过。
     愈加烦躁。他干脆直接抓了一把咖啡豆放进嘴里嚼起来。唇齿间弥漫的咖啡味道让他清醒了些。没有预兆的,喉头一阵痛楚,什么东西不受控制地往上涌。一阵猛烈的咳嗽,他摊开手,从口腔里落下来几片粉色花瓣,带着一缕缕血丝,夹杂着咖啡豆的碎片。
   “又来了...”他皱起眉头,随手拿起一张稿纸胡乱包裹住花瓣,丢进废纸篓里。这已经是他第三次吐出花瓣了, 相应的身体状态也一天不如一天,只能靠喝咖啡来维持精神。实在撑不下去了,他埋在稿纸里陷入睡眠。
   “早上好!因为今天是周末所以我早点过来了...咦!”云雀元气满满地推开书房的门,几张稿纸迎面飘来,随后映入她眼帘里的是一个扎在一堆稿纸里的头发乱糟糟的脑袋,一动不动。
       “完蛋了啊啊啊先生该不会是通宵赶稿猝死了吧总之我先要打急救电话!!”云雀急匆匆地冲向电话机。
      “...”那个脑袋突然动了一下,他抬起头来,一脸不悦。“一大早就这么吵,都没办法好好睡觉了”顺带着用力扯了一下云雀的麻花辫。“睡傻了的是云雀你吧,居然有这么大误会。”
      “好痛!都说了不要扯了。”云雀鼓起腮帮子不满地抱怨“那也是因为担心吧!我可是一片好意诶。”
      “先不说这个了,我想喝咖啡了,快点去煮。”他揉揉眼睛,不客气地下了指令。“呜哇这是什么态度!”虽然这么说着云雀还是叹了口气走进厨房。
       “先生在写稿方面也不要太勉强自己啊。”端来咖啡,云雀在书桌对面坐下,托腮看着他。“你的眼袋都重的可以堪比大熊猫了,以前可不是这个状态啊。”
         不仅仅是因为写稿子啊。他最终还是没有把这句话说出口。
       TBC.
       不知道还写不写的出下篇...文笔实在是太烂了 泪了